文化教育 > 讲座论坛 >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二)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二)

1

黄茂军:刚刚过去的国庆中秋长假期间,陶溪川的“春秋大集”上似乎释放了一个信号,中国美术教育机构的所谓“八大美院”悉数到场摆摊儿,几年前,我曾经评论“瓷上敦煌”进入巴黎卢浮宫-卡鲁塞尔厅是陶瓷艺术的“登堂入室”。

今天“八大美院”在景德镇的撂地摆摊儿,是不是预示着陶瓷艺术也已经“登堂入室”进入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大美术视野?

 

张君:这的确是一个以前没有过的盛况。迄今为止,在所有的拍卖公司拍品图录上,陶瓷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存在,而是别别扭扭地在“瓷杂项”里栖身。

陶瓷在收藏领域,要么就是古董,要么就是手工艺品,相比“国油版雕”,陶瓷绘画并没有进入大美术的范畴,而以陶瓷为表达语言的陶瓷艺术好像也一直很难理直气壮地宣称自己是纯粹的艺术。

读书分割线
2

黄茂军:前几年我开始编《瓷画研究》时,注意到了类似中国美院这样的机构对陶瓷艺术的逐步认知与认可,后来中央美院的范迪安院长一次次在景德镇出现并很快让中央美院的一个分支机构落户陶溪川……

我喜欢把这样的一个认知、认可的过程归为进步,所以我曾经很由衷地对这几年一直在推动“瓷画”概念进入大美术范畴的范敏祺说:你的努力没有白费!


 

张君:陶瓷艺术进入大美术也好,进入艺术也好,看起来也会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我们很有幸能够全程目睹这样的一个变化或者说进步——我记得你有一篇文章曾经说,全世界各个产瓷区都是把陶瓷当作一种材料、一种器皿,唯独景德镇把陶瓷演变为一种艺术语言,细细一琢磨,还真是这样的。

读书分割线
3

黄茂军:在当下的审美理论中,艺术品和工艺品分属两个相近但不相同的体系。

以瓷画为例,陶瓷绘画最早的时候显然仅仅是纹饰,以纹饰为主要功能的陶瓷绘画所产生的一般来说就是工艺品,它只负责审美,而艺术品则不仅仅局限在审美层面,它有更多更大的功能体现在哲学思想的表达上。

你必须承认,艺术有它的先锋性,有逾越审美的文化担当。

关于景德镇陶瓷,我认为有必要厘清三个概念: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现代陶艺、陶瓷艺术——这三个概念目前在景德镇经常性地被混为一谈。

尤其是后两种——其实现代陶艺中有更多的民艺成份,它的审美是个体的,一般不去考虑什么普世价值,不像艺术,生下来就是一副思想的嘴脸,总想着要教化、启蒙和主张。

当然,我们不否认在景德镇存在着非常严肃的现代陶艺创作,它们是思想者的固化与物化,有着深刻的哲学表达。

 

张君:你的三个概念的划分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还有必要强调一下你所说的“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因为这个在我看来是母体的东西,它是我们瓷本艺术的根本,是我们的传统,更是进行你所说的后两种概念创作的基础与支持。

而且,这个“传统陶瓷工艺“支持下的创作,并不都是一成不变的程式化,它是一个活体,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创新。

这次我们与南昌华逸拍卖合作承办的瓷博会拍卖专场上,既有民国时期“珠山八友”的瓷画作品,也有解放后计划经济时代的陶瓷艺术创作,更有改革开放后近四十年的创新之作,这些拍品中——或者说作品中——几乎都有非常明显的时代烙印,它们勾勒出了非常完整、非常清晰的景德镇陶瓷艺术发展轨迹。

读书分割线
4

黄茂军:我曾经说过,有意识地运用陶瓷材料和陶瓷工艺进行艺术创作,这是一种自觉;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陶瓷语言进行艺术创作,这是一种自由。

目前在景德镇的陶瓷艺术创作活动中,无论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无论是传统派还是学院派,陶瓷艺术创作的自觉性与自由度都是具备甚至成熟的,这是陶瓷艺术这个概念能立起来的根本。

张君:我们回到你前面所说的“八大美院”云集陶溪川这个现象,你说它释放了一个信号,一个什么信号呢?

景德镇陶瓷艺术创作正处在一个临界点上,陶瓷材料成为一种艺术语言,即将——或者说已经——从江湖进入庙堂。

这对于艺术品收藏界、尤其是陶瓷艺术收藏界而言,显然是一个重大利好的消息。

参观信息

开馆时间

夏季

 周二至周日10:00-18:00

冬季

 周二至周日10:00-17:00